? 互聯網金融沖擊下 七成小貸公司營業收入下滑_行業新聞_陜西銘鼎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Tips: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互聯網金融沖擊下 七成小貸公司營業收入下滑

發布時間:2017-11-21 15:29:05 發布人:銘鼎


timg.jpg

受互聯網金融發展、不良上升、政策不明朗等因素影響,我國小貸行業正面臨沖擊。新三板掛牌的小貸公司三季報顯示,七成公司今年以來收入同比下滑,業務逐步收縮。

一家掛牌小貸公司高管表示,從微觀看,當前經濟環境下,許多中小企業貸款需求大大降低。同時不良率上升風險增加,現在做小貸公司舉步維艱,一些公司正在退出市場。

有地方金融局監管人士表示,小貸公司受到互聯網金融擴張和政策的雙重沖擊。小貸公司填補了金融服務空白,平抑了民間高利貸,但在從政策上,小貸公司和金融機構卻受到不平等的待遇。

七成小貸營收下滑

受宏觀經濟周期波動、互聯網金融擠壓等因素影響,我國小貸行業正面臨沖擊。新三板小貸公司三季報顯示,多數公司今年以來業績出現下滑。41家掛牌小貸公司中營業收入同比減少的達28家,占比接近七成。

根據財報,新三板小貸公司平均營業收入為2385萬元,盈利957萬元,其中,宏達小貸(834670.OC)前三季度收入和凈利潤最高,分別為9175萬元和5662萬元,均同比增長8%。

不過,由于貸款需求下降,中小微企業、農戶信用風險增加,不良上升,更多的小貸公司遭遇業績下滑。營收超過6000萬元的通利農貸(831098.OC)和商匯小貸(833114.OC)前九月凈利潤分別減少63%和55%。

通利農貸在季報中表示,利潤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一是整體經濟環境下信用風險較高,部分客戶資金周轉困難,公司足額計提了貸款損失準備,二是公司通過資產證券化籌資1.8億元,導致利息支出增加。

全部掛牌小貸中,ST昌信和日升昌(833446.OC)業績下滑最大,前三季度凈利潤分別同比增長-1073%倍和-445%。

今年5月,全國股轉系統對日升昌年報提出問詢,質疑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由于日升昌不良率高達33%,核銷貸款大幅增加,短期借款遠超過賬面資金,股轉要求公司說明是否存在現金流斷裂、債務違約的風險。

日升昌回應稱,公司近幾年貸款規模快速放大,受當前經濟形勢影響,貸款風險出現集中爆發的趨勢,公司將加快不良貸款清收,并繼續壓縮貸款規模。

今年5月,泰鑫小貸(835366.OC)將注冊資本由2億元減少至1億元。公司表示,減資是因為公司所在地的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農戶資金需求持續下降,放貸額度持續收縮,公司正常經營無需再維持2億元注冊資本。

記者發現,部分掛牌小貸公司為了規避業務風險,轉而將資金用于購買理財產品,投入私募基金等。如棒杰小貸(833118.OC)用于銀行理財、信托產品和長期股權投資的總資金約為1.3億元,接近公司的第三季度末貸款余額1.5億元。

互聯網金融擠占小貸生存空間

2008年,銀監會出臺《關于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后,全國各地曾掀起小貸公司成立的熱潮,小貸公司牌照受到追捧,不過,近年來小貸公司的日子并不好過。

今年10月,人民銀行公布了小額貸款公司的統計數據,截至今年9月底,全國共有小貸公司8610家,較年初又進一步減少了63家;總計貸款余額9704億元,較年初增長約300億元。

一位地方金融局監管人士告訴第一財經,小貸公司受到互聯網金融擴張和政策的雙重沖擊。他認為,由于網貸公司、P2P等互聯網金融在各地快速鋪開,小貸公司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獲客率大大降低,行業盈利空間收窄。

“網貸公司模式更加現金,可以在線上批量獲取客戶,利用大數據評判風險,能在幾分鐘內就做出是否放貸的決定。但小貸公司獲客、審貸等環節的成本卻在增加。”他表示,“能生存下來的小貸公司,往往有特殊的經營模式,能夠為農戶提供線下的增值服務,如文化普及、生活技能交流。”

面對互聯網金融的挑戰,一些小貸公司也開始走向線上。第一財經記者統計發現,已經有6加新三板掛牌小貸公司獲得網絡小額貸款業務資質,包括宏達小貸、鴻豐小貸(833233.OC)、國匯小貸(832381.OC)、陽光小貸(832382.OC)、中祥和(834784.OC)和元豐小貸(835458.OC)。

10月10日,宏達小貸公告稱,收到當地政府批復,將與浙江網商銀行、工商銀行,以及數據公司開展網絡小貸業務試點。今年,公司已經通過APP、支付寶服務號上線了手機端產品。

記者了解到,目前各地方金融監管部門都有自己的網絡小貸管理辦法,通常都會設置較高的準入門檻。網絡小貸較小貸公司業務更廣泛,一些地方的網絡小貸還可以跨省經營,和互聯網金融公司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不過,前述小貸公司總經理告訴記者,網貸公司仍然缺乏有效監管,一些網貸業務如現金貸有賺快錢的心態,甚至是在放高利貸,雖然表面上貸款利率跟小貸公司一樣在國家法定范圍之內,但是利用各種手續費、違約金,最終實際利率會超過國家法定利率。

他認為,和互聯網金融挑戰相比,小貸公司面臨更大的問題是政策不明朗,定位不清楚,從業者不知道何去何從。

制度建設滯后政策不明朗

2014年,銀監會、中國人民銀行下發《小額貸款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試圖統一全國小貸公司的監管規則,落實監管責任。

該辦法還取消了對小貸公司的融資限制,放開了“從銀行業金融機構獲得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同一借款人的貸款余額不得超過小額貸款公司資本凈額的5%”等約束,并明確指出,小貸公司可通過地方小額信貸公司協會向征信機構查詢借款的信用信息。

然而,該辦法至今都在征求意見之中,尚沒有正式文件出臺。

記者了解到,小貸公司資金來源有限,融資面臨諸多瓶頸。小貸公司的“三農”貸款利率通常低于城市貸款,因此農貸業務要盈利往往需要撬動杠桿,但實際上許多小貸公司仍只能以自有資金放貸,難以從銀行等渠道融資。

前述小貸公司人士告訴記者,現在銀行不愿意給民營小貸公司放款,更青睞國有背景小貸公司。而通過私募債、資產證券化等方式融資的門檻較高,涉及再擔保資質等多方面要求。如果償還銀行借款,對公司業務拓展會有較大的影響。

隨著去年營業稅改征增值稅時點(“營改增”)全面推行,小貸公司的稅收負擔并沒有減少,這主要和身份的認定有關。

今年10月,財政部、稅務總局下發《關于支持小微企業融資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通知明確在未來兩年內,對金融機構向農戶、小微企業及個體工商戶發放100萬元以下的小額貸款取得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

記者了解到,雖然小貸公司的業務是以向農戶和小微企業放貸款為主,但是由于不屬于金融機構,因此無法享受該項政策。

前述監管人士認為,“小貸公司調動了民間資本積極性,填補了金融服務空白,服務了邊緣客戶,平抑了民間高利貸,從政策上應該培育小貸公司。但在很多方面,包括稅收優惠上,小貸公司和金融機構都不在同等的地位。”

雖然小貸公司從事的與商業銀行類似的信貸業務,但尚未獲得《金融許可證》,由于金融屬性未明確,暫時還無法享受金融機構的財政補助、稅收優惠、同業拆借利率優惠等一系列政策,從而從很大程度上束縛了小貸公司的發展。

在新三板上,小貸公司也面臨政策不明朗的窘境。監管者自2016年1月全面叫停小貸公司掛牌和融資后,至今也沒有就出臺后續規則進行完善,仍未明確小貸公司的監管規則。

由于無法通過定向增發融資,同時要付出持續信息披露和規范的成本,去年底以來,已有三花小貸、佳和小貸、中興農貸、順泰農貸、通源小貸、順泰農貸等6家小貸公司從新三板摘牌。11月8日,元豐小貸的終止掛牌申請也得到股轉系統受理,將可能在近期完成退市。


?